正文 第628章 口谕_余小草朱俊阳 - 吾读小说网

    阳春三月,万物复苏。京郊的庄子上,冬小麦返青,一望无际皆是绿色,看上去好像流动的绿色水墨画般。一身鹅黄色的小草,像枝可爱娇嫩的迎春花,亭亭地站在田埂间,看着田里锄草的佃农们,心中默默牵挂着那个羁旅行军的人。

    “主子!皇上口谕,让您立即回京!”春华一路飞奔过来,丝毫不见喘息之态,躬身向着那个纤瘦的身影施了一礼道。

    余小草微微皱了皱眉,略带疑惑地自言自语:“口谕?皇上怎么突然召我回京?”

    弯腰在田间拔草的余小莲,闻声快步走了过来,轻声道:“肯定是有什么急事,要不然就等你回京再宣你进宫了。这儿有我盯着,你快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开春正是农忙的时候,余海夫妇都不是闲得住的人,他们带着大儿子早早就离京回了唐古。怕小女儿因为阳郡王西征而心情不愉,就把小莲留下来给她作伴。平日里有个说话解闷儿的,小闺女不会胡思乱想。如果不是小草担着皇差,余海夫妇都想把小女儿带回唐古住些日子呢。

    靖王妃也经常把小草叫过去,婆媳俩亲亲热热的,看得世子夫人连连说母妃有了新人忘了旧人呢。小草知道靖王妃不是不担心,为了不让她挂念,每次都装作一副娇憨可爱的模样,变着法儿地给未来婆婆弄好吃的药膳,把靖王妃补得容光焕发,比实际年龄看上去年轻了七八岁,惹得京中贵妇们眼馋不已,对余记药膳坊更加期待了。

    世子妃也是沾了自家婆婆的光,吃了一肚子的好东西,身体被调养得棒棒哒,已经多年没动静的肚皮,居然不知不觉间怀上了。靖王府的主子们,每个月都有太医过来请平安脉的。上一次平安脉,或许因为刚怀上日子浅,脉象不显。次月的时候发现时,已经一个多月了。

    靖王妃连连夸小草是他们家的小福星,果然如护国寺高僧所言:福泽绵厚、旺夫旺家,还旺夫家。这还没进门呢,不但她破败的身体被调养得与常人无异,小儿子的“病”不药而愈,就连她大媳妇也沾了光,时隔八年,又揣了个小崽子。直把小草夸的,好几天没好意思迈进靖王府的大门。

    小草为了避免思念蔓延,就用工作来麻痹自己,本来可以撒手的皇庄农田,她这次都每日泡在皇庄上亲力亲为,让皇庄的管事没了用武之地。自从朱俊阳离京后,十天她至少有六天是待在皇庄上的。当然,不光是皇庄农田的事务,隔壁阳郡王的庄子靠近后山的作坊,她也时不时地过去看看。

    庄子后山脚下,作坊已经形成了规模,眼瞧着仿佛比庄子上的还要宏大。现在,除了一开始的花茶作坊,还有果酒作坊、果脯作坊和罐头作坊,都由惜春总管着。

    惜春这丫头,越来越有大掌事的派头和能力,把手下几个作坊打理得有声有色,产出和营业额已经超越了杨柳掌管的余记糕点冰点铺,虽然还比不上贺春的“花想容”和樱桃管理的制药坊,盈利还是很可观的。

    几个丫头平日里感情不错,暗地里却互相别着劲儿,到年底向主子报账的时候,总让小草感觉这四个家伙有较劲的趋向,手下的丫头一个比一个能干,让小草这个当主子的鸭梨山大啊!

    目前小草手下的产业,“花想容”一直是走高端路线,尤其是会员制,让爱美爱攀比的贵妇们,像蜜蜂见了蜜糖似的,上赶着给余小草送钱。美容和服务行业,一直利润是最大的,所以“花想容”向来是她手底下最赚钱的产业。

    其次就数制药作坊了,除了几种治疗感冒、发烧、咳嗽的中成药外,小草又研发了几种药丸,例如治疗失眠的、气血不足的、糖尿病的、心悸的在樱桃的发展下,京中的制药坊又扩大了数倍,整个北地的同仁堂中,都能买到余记的药丸了。还有余记的伤药,也很受欢迎。制药坊在别人眼中,那可是下金蛋的财神鸡呢!

    惜春管理的制酒作坊后来者居上,无论是清冽的高度烈酒,还是具有养生保健功效的甜甜的果酒,几乎成了京城酒店饭馆的固定供应商。果脯、水果罐头,也被周家抢到了一级代理。作坊只负责生产,销售全权交与周家。

    黄舒雅牛刀小试,负责了京中果脯和罐头的销售,并借此机会,见到了她的偶像余小草,并且请教了一些销售方法。例如节日促销、限时抢购、饥饿营销等等。偶像的提议,让她茅塞顿开,往女强人的路上越走越远。余小草在她心中的地位,也被捧到了神殿上。

    杨柳经营的糕点冰点铺,在京中也是让人眼馋的产业,可比起其他几位小姐妹手中的产业,就稍微有些不足了。不过,她痴迷于各种吃食的性子,让她对这些并不那么看重。

    小草准备把药膳的铺子,交给她打理。杨柳现在正闭关苦练“佛跳墙”的烹饪之法。她主子不吝惜那些珍贵的材料,杨柳在烹饪方面又极有天赋,一个月下来,她的“佛跳墙”已经有她主子七八成的功力了。如果在火候上再控制得精准些,就可以出师了。

    呃好像有些跑题了。还是回到小草经常“废寝忘食”工作在皇庄的话题吧。所以,皇上有事召见她,不得不派人大老远地跑到京郊传他的口谕。

    皇上最近也有些郁闷,苏然这个左膀右臂离开了,虽说他的徒子徒孙也还不错,可是君臣间的那种默契,可不是一天两天能培养出来的。所以,朱君凡老觉得做什么都不那么顺手,窝着一肚子火,准备等苏大总管回来后喷出来。

    小草快马加鞭,也不洗沐更衣了,直接奔皇城去了。她手中的龙形玉牌让她一路畅通无阻,直接进了御书房。皇上正坐在御案旁,眉头紧锁地盯着手中的奏折。

    “皇上,余姑娘在外面候着呢!”苏然培养的接班人苏离,小心翼翼地偷瞄了主子一眼,小声地提醒着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