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595章 恩情_余小草朱俊阳 - 吾读小说网

    山洞中过了一夜。次日清晨,余小草查看了猎户们之中两个伤得稍微重一些的。伤得最重的那个,左手臂手肘以下的部分,被齐生生地咬断。如果没有小草拿出的伤药止血的话,估计这会儿早就没命了。另一个肩膀上被抓掉一大块肉,血呼啦的挺瘆人的。

    无名村这次总共出来二十六名猎户,以捕猎经验丰富的靳天魁为首,大部分都是父子和兄弟的关系,互相之间也大多沾着亲带着故。因而在白虎出现的时候,那个首先被袭击咬断胳膊的猎户,才不至于被同伴丢下来喂老虎。

    猎户们出来已经十天了,一开始的时候还算比较顺利,没有遇到大型的猛兽。不过,在山林的外围,能够卖得上价钱的猎物太少。为了整个冬天在镇上的花销,他们经过表决后,一致同意再往里面走走。

    前面几天,随着有着珍贵皮毛的猎物不断增加,他们都为自己的决定感到庆幸。要知道,一块紫貂皮,即使是卖给二道贩子的话,也能有几十两银子的收入。如果运气好,遇上某权贵家的下人过来直接采购的话,价格很可能再翻一番。现在,他们每家几乎都几块皮毛的收获。

    尝到甜头的他们,抱着侥幸的心理,渐渐接近山林深处。靳天魁凭着自己二十多年的狩猎经验,和敏锐的观察力,带着猎户们惊险地躲过了几块猛兽的地盘。可是,终究没有躲过护崽儿白虎的进攻。

    朱俊阳没出现之前,靳天魁和猎户们面对凶猛的白虎,内心是绝望的。那两个受伤的人,甚至要用自己的性命拖住白虎,给亲朋争取逃跑的时间。其他人却没有一个愿意抛下亲人朋友,一辈子活在自责和悔恨之中的。一群人卯足了力气,施展所有手段,期许着能够在气势上吓跑猛兽,或者误打误撞地杀掉对方。

    可是,他们哪里知道,这是只刚刚下过崽儿的母虎。母虎以为他们会伤害自己的孩子,所以一上来就下了死口,不留一点余地。他们手中的猎叉猎刀,在白虎的面前成了玩具,挣扎了半天除了激起白虎更大的凶性,一点都没伤到猛兽的分毫。

    受伤的人越来越多,血腥味把白虎的凶残完全激发出来。正当他们绝望地等死的时候,一袭黑衣的朱俊阳如同天神降临一般,出现在他们面前。凶猛无敌的白虎,在他面前像只柔弱的猫儿一般,几个眨眼的时间里,就躺在地上成了一具尸体。

    靳天魁内心稍稍平复后,想上前答谢救命之恩时,黑衣男子冷着一张脸,淡漠地看了他一眼,弯腰把虎尸扛了起来。数百斤的白虎尸体,就像没有重量似的,挂在他的肩头。

    男子扛着尸体在附近转悠了一圈,回来的时候,一只手一直护在自己的胸前,不知道到底什么东西值得他珍视。回来的路上,靳天魁一直想上前表达感激,可黑衣男子一直用拒人千里之外的态度,面容冷峻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直到山洞中奔出一个粉色衣裙的精致少女,他浑身的冰霜才瞬间融化。温暖的笑容,只为一人绽放。眼前这个面露宠溺包容的男子,跟刚才冷若冰山的那个判若两人。靳天魁这时候才有机会向他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。

    他们今天的确是幸运的,不光是因为猎物颇丰,也不单单是因为在危机时候有人救下他们,更因为那位笑容甜美,漂亮如仙子般的少女,慷慨地拿出了同仁堂出品的伤药。

    靳天魁去过几次府城,那儿的同仁堂生意特别好。他打听过,同仁堂的伤药和成药,一旦上架很快就清售一空。有的人家为了买一份成药,让家中的下人守在同仁堂门口,发现有运送药材的车队过来,立刻在门前排好队,眼巴巴地等着买余家出品的成药。

    同仁堂的伤药和成药如此畅销,不是没有原因的。据说同仁堂的金疮药,止血、消炎效果极佳,伤口愈合快!成药避免了煎药过程中药性的流失,见效更快。而且比起喝苦苦的药汁来说,能够掰开服下的药丸子和带着甜味的药液,大家更乐于接受。

    靳天魁听闻伤药效果好,曾经打算买一份备在家中。猎户嘛,捕猎过程中受伤有时候是难免的,伤药是他们家中必备药品。可是到柜台一问,一瓶伤药竟然要五十两银子。他们卖多少野味,才能凑够一瓶伤药的银子啊!舍不得银子的靳天魁,最终选择了普通的伤药。

    可他们跟小姑娘非亲非故,人家一出手就是一整瓶同仁堂的伤药,这是多么大的恩情啊!同仁堂的伤药果然有它贵的价值,看着断了胳膊的外甥敷上伤药以后,痛苦减轻了不少。今天早上再去看,血止住了不说,有的地方已经开始结痂了。另外一个伤了肩膀的,已经能没人事似的到处走动了。

    “靳大叔,你们跟我们一起下山吧,这样路上有个照应!”余小草说通了朱俊阳,决定好事做到底,把这些猎户平安带下山。毕竟,这里不安全,谁知道会不会再遇到一只猛兽?

    靳天魁早有此意,可是又不好意思开口,毕竟他们中间有伤员,走起来比较慢,会拖累他们的。见小姑娘主动开口了,靳天魁大喜过望,感恩戴德地一再谢过他们。

    今天他们真是遇上活菩萨了!从对方互相的称呼上,他已经猜测到三人绝对非富即贵,尤其是那名黑衣男子,竟然贵为郡王。可是,他们身上却没有权贵的骄纵和目中无人,一再对他们这些低贱的老百姓施展援手。这样的权贵,他活了四十多年,第一次见到。

    靳天魁不敢让贵人久等,赶紧让猎户们收拾东西,带上猎物,扶着伤者,紧跟在贵人们的身后,生怕他们嫌弃自己一众拖了后腿。

    慢条斯理地吃完简易的早餐,朱俊阳扛起了那只白虎的尸体,又顺手从旁边一对整理好的皮毛中,拎了包剥下来的皮毛。因着猎物太多,他只把皮剥下来,肉都便宜山里的其他食肉动物了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