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591章 无缘有缘_余小草朱俊阳 - 吾读小说网

    余小草狠狠回头瞪了朱俊阳一眼,都是他误导自己,害她在陌生人面前丢脸!重新接过那张薄如蝉翼、栩栩如生的面具,她用手细细摩挲着上面的纹络,居然跟人皮肤的纹理分毫无差。就连上面所谓的山羊胡子,也让人看不出什么破绽来!

    “这样的人皮面具,你有几张?有没有适合女孩子带的?我向你买!!”余小草也想买张面具戴戴,没事变个脸出去玩,或者吓唬熟悉的朋友,想想都挺酷的!

    徐子翼一副没了脾气的表情,叹了口气,道:“越精巧的面具越难制作,却不说用料的罕见和精细,让人看不出破绽的人皮面具,要根据人的面部骨骼和表情走向来制作,耗时一年都未必能成功一个。我这个还是因为长得面嫩,怕行医的时候别人质疑我的医术,才让谷里的大师给制作了这么一张。这张也算不得最顶级的,要不然也不会被那位兄台一眼看出来!”

    “你说错了!最顶级的人皮面具,是能任何人带上,都不会被看出来的那种!”苏然看过那张面具,的确如眼前这人所言,只能算是很普通的面具,唬唬一般人还成。要是想骗过有经验的江湖人士,那就自求多福了!

    徐子翼心中诧异此人对江湖之事的熟稔,口中接着道:“你说的那种面具,只有天机子能做出来。可惜他老人家已经作古很多年了。他所制作的面具,也在他仙逝之前全部付之一炬,免得落入坏人的手中为虎作伥,堕了他老人家的名头。”

    “全部焚毁吗?未必!”苏然见小草对面具已经失了兴趣,便做主把面具还了回去。毕竟药王谷在江湖上的声名还算不错,里面不乏能人异士,尤其是医术方面。以后难免不会有用到人家的时候,结个善缘还是有必要的。

    徐子翼接过面具,随意地往怀中一塞,也点头道:“我也觉得江湖中应该还留存着他老人家的手笔,不过这样的宝贝,谁也不会轻易示人。”

    苏然挑了挑眉,没有再说什么。他把手中用帕子包着的人参,递到小草的手中。那只小猫儿,自他从山崖上落地后,就一直对他虎视眈眈,好像在防备他把千年人参给昧下似的。区区一株千年人参,他还不至于为它落个贪昧的名声。这些年,手下孝敬的好东西不计其数,哪怕是千载难逢的老参,他也未必能入眼。

    余小草揭开帕子随意地看了一眼,露出财迷般的笑容,从药箱中取出一个木盒子,连同帕子一块儿放了进去。有双可以媲美狗鼻子的徐子翼,轻轻耸了耸鼻子,眼巴巴地看着她把那棵害他坠崖的人参,塞入她的药箱。

    “你用一个普通木匣子保存千年人参,太随意了吧?像这样的珍品,必须用玉匣子保存,否则会损失药性的!”虽然知道这株人参已经跟自己无缘,徐子翼还是忍不住出言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余小草在收存药材之前,都让小补天石事先在上面动了手脚。小补天石给药材蒙了一层灵气,不但不会让药性散发,还能起到增益的作用。不过这个秘密,是不能让别人知道的。

    她眼珠子骨碌碌一转,弯下腰笑眯眯地看着徐子翼,道:“这么说,你那儿有玉匣子喽!借来用一用?”

    “凭什么?”徐子翼见对方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,本来打算送她一只玉匣子的话语在嘴边打了个转儿,又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就凭我是你的救命恩人啊!”余小草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,“你们名门正派,不应该是‘滴水之恩,涌泉相报’吗?救命之恩,就不让你回报了,送几个玉匣子给我,就当抵了这段恩情了,怎么样?”

    原来他堂堂药王谷继承人的身份,就只值几个玉匣子啊!徐子翼不知该高兴呢还是郁闷!

    “江湖中也有‘施恩不望报’的君子之行,你怎么说?”徐子翼突然觉得跟这小丫头斗嘴,也挺有意思的!

    “那是你们江湖上的说法,我又不是江湖之人。再说了,我又不想当什么君子不君子的,我只要当个安静可爱的小女子就行了!”余小草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,心中却吐槽不已:不是说江湖人都豪放不羁,一掷千金吗?这人怎么这么抠门,几个玉匣子都不舍得!

    徐子翼被她堵得无言以对,只好深吸一口气,摆摆手道:“玉匣子在我的药箱里,不知道有没有摔坏。恕我有伤在身,你自己去拿吧!!唉!今天点子太背了,好不容易发现一株千年人参,却没有提防被旁边守着的一只孽畜给伤了,掉下山崖还差点送了命。最后千年人参,还是便宜了别人!”

    “你是为了采这株人参才掉下来的?”余小草从朱俊阳替她捡过来的药箱中翻找了一下,果然寻到了几个大小不一的玉匣子。这药箱应该是在落下的过程中,被树枝什么的挂了一下,里面的东西都没见有什么损伤,玉匣子也安然无恙。

    “是啊!”徐子翼有气无力,随手指了指不远处一条比小草手臂还粗的毒蛇,虽然已经身首异处,看上去还是怪吓人的。至少小草感觉自己的汗毛都竖起来了。

    余小草嘿嘿一笑,道:“看来我们捡了个大便宜!人参要不要分你一半?”

    千年人参或许难得,可是药王谷存药颇丰的库房中却不乏存货,徐子翼更好奇她给自己服的内伤药是什么样的,效果会如此神效?

    “人参就不用了,如果你觉得过意不去的话,可以再给我一颗疗伤药。我觉得胸口还有些闷痛,应该是内伤未愈的表现。”徐子翼眼中闪过一丝狡黠。

    余小草把人参放进了玉匣子中,小心翼翼地塞入自己的药箱之内。闻言,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,道:“我一点都没觉得过意不去!珍惜灵药,有缘者得之。这株人参虽然是你先发现的,不过最终还是被我们采到手了。只能说你跟这株千年人参无缘!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