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485章_余小草朱俊阳 - 吾读小说网

    只见一个肥硕的身形,灵敏地挤开所有厨子,身手麻利地挤到小草身边。他用肥厚的手掌,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,呼哧呼哧地喘着气道:“小草姑娘,你们已经教完一道菜了?太不地道了,咋不等等我王胖子啊!!”

    难为他,得到消息就从东城的珍馐楼坐着马车赶过来,急得大冬天一头一脸的汗,一路上不停地催促着赶车的人,紧赶慢赶还是错过了一道。王大厨一副欲哭无泪的表情。

    被他挤到旁边去的大厨,敢怒不敢言。王大厨是珍馐楼元老级别的人,手艺超群,在厨师们中间堪称楷模。在场的很多厨子,都蒙他指点过,最好的位置被他占据了,也只有认命的份儿。

    余小草笑着看眼前这个又胖了一圈的老熟人,道:“王大厨,现在正是午餐的时候,你这样抛下整个厨房自己跑过来,真的好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一个人跑过来,总比一群人都扔下客人强得多!东城的店每个厨子都能独当一面了,多我一个不多,少我一个不少!现在进行到哪儿了?别停下,我老王还等着学好了回去给那儿的客人露一手呢!”王大厨性子依然那么爽朗。

    余小草指着砧板上切好的食材,道:“这道菜叫毛血旺,其汤汁红亮、麻辣鲜香、味浓味厚,很适合年前推出。”

    王大厨往砧板上一看,霍!好家伙,食材不少啊!他数了数:鸭血、鳝鱼、毛肚、精品五花、火腿、鱿鱼、海参等等,这个是什么食材,他怎么没见过?

    余小草看了一眼王大厨有疑问的食材,笑道:“这个叫黄喉,是猪、牛等家畜心脏部位的大血管,口感爽脆,颇有营养。”

    这次,余小草做的是极品毛血旺,食材上要求颇高。不过珍馐楼这样的大酒店,后厨的储备还是比较丰富的。

    她将辣椒、花椒、姜、蒜,和周记自产的豆瓣酱,放入花生油中,用小火煸炒香,加汤熬制后,捞出渣,然后放入味精、白糖、醋等调料。 将准备的主辅料切片、改刀、飞水,加入熬好的红汤汁内,烧开后装入盛器,撒入葱花。 再将油烧热,放入花椒、辣椒,炝出香味,迅速浇在上面即成。

    过程看着简单,实际操作起来,却并不是那么容易。好在大厨们最少都有十几年的烹饪经验,在小草的指点下,很快掌握了火候,成功做出一盆毛血旺出来。余小草试了试味道,毕竟是王大厨,姜还是老的辣,就属他做得最地道。其他的厨子,也都达到的出师的水平。

    周三少把口水鸡端上去,菜品获得皇上大力赞扬后,就急忙忙地下来,在后厨里候着。见又一菜品出锅,马上道:“让小二们向包间推荐咱们今天的新菜品毛血旺,价格八十八两,限量十份!”

    后厨练手的毛血旺,除了他端走的那份外,正好十份。小草鄙视地看着他——奸商,奸商,无奸不商啊!

    夫妻肺片的食材有些麻烦,它是由牛头皮、牛心、牛舌、牛肚、牛肉为主料,进行卤制的。在这个时代,牛是田里耕作的主要劳动力,庄户人家能够养一头牛,就跟后世家里买了拖拉机一样,谁舍得把牛杀了吃啊!市面上的牛肉,都是一些在劳作中退役的老牛、伤牛杀了卖的,真正是可遇不可求。好在,珍馐楼的采买还算给力,还真让他给碰上了。

    做夫妻肺片时间需要长一些,毕竟需要一个卤制的过程。余小草让周三少上去禀告一声,中午是别想吃了。皇上要是真想吃,晚上再来一趟吧!

    厨子们可不管费不费功夫,学到手才是自己的。他们已经听王大厨说了,眼前这个十几岁的小丫头可不得了,珍馐楼很多卖座的菜肴,都是她提供的方子。啧啧!果然做菜是需要天分的,你看看人家,就是从娘胎里开始学,也未必有他们学艺的过程长,可人家每道经手的菜,味道可不说一般的美!

    厨子们打起精神,看着小草将牛肉切成块,与牛杂(牛舌、牛心、牛头皮、牛肚)一起洗干净,用香料、盐、花椒面等各种调料卤制,先用猛火烧开后转用小火,卤制到肉料耙而不烂,然后捞起晾晒,切成大薄片,备用。再配以辣椒油、花椒面、熟芝麻、熟花生等辅料制成红油浇在上面。成品色泽美观,质嫩味鲜,麻辣浓香,非常适口。

    等所有的厨子都学会了这三道菜的时候,已经是半下午了。珍馐楼中用餐的早就走光了,皇上虽然没有吃到心心念念的夫妻肺片,另外两道菜吃得他心满意足,留下一直战战兢兢不敢动筷子的余家人,和房子镇这个主人离开了。桌子上的菜早就冷了,周三少安排后厨重新整了一桌新菜,一桌人才勉强填饱肚子。

    最可怜的是余小草,早上本来就没怎么吃东西,中午又现场教学,到下午的时候饿得差点瘫下去。王大厨看她可怜,给她下了一碗鸡汤金丝面,配着刚刚出锅的夫妻肺片,总算填饱了肚子。

    等她回到二楼包间的时候,大家都在喝茶吃点心,等着她回来呢。朱俊阳看到她进门,忙道:“忙坏了吧?午饭吃了吗?”

    “后厨还能缺了吃的?不过一忙起来,还真什么都忘记了。就刚刚吃了一碗面”余小草没形象地瘫在椅子上,累死人啊!

    “这这叫什么事儿!”房子镇心疼闺女,却不敢说出埋怨皇上的话语,叹了口气,道,“中午大家都吃得不是很尽兴,不如晚上咱们继续,吃它个痛快!”

    余海见闺女忙活了一下午,心里也怪不是滋味的,他摇摇头,道:“改日吧!这连着赶路,昨晚还没歇过来呢,草儿今天又忙乎了半天。改日咱们再聚吧。”

    “大海兄弟说的是,是我思虑不周了!对了,听说珍馐楼有预定年夜饭的活动,要不咱两家一块定一桌年夜饭,一起热闹热闹?”房子镇提议道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