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327章 闹别扭_余小草朱俊阳 - 吾读小说网

    她在镇上宅子的院子里,开辟出一块小菜地,种上了各种蔬菜。有小补天石在,想吃哪种蔬菜,就让它帮忙催熟。反正那两个小家伙对农事一窍不通,只觉得余小草种的蔬菜长得挺快。

    朱俊阳得知余小草在镇上给她备考府试的小弟做小厨娘,也不忘东山村跑了。他在镇上买了个宅子,距离房府不太远,每天带着刘总管到余小草那儿去蹭饭。

    余小草每天为了这些人的饭食操碎了新。春天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,蔬菜粮食还好,余家都有。可各种肉类就不那么好弄了。去年储备的猪肉、鸡鸭已经吃得差不多了。三个孩子都是无肉不欢的类型,光让他们吃素菜的话,估计没几天就受不了了。

    余小草在孩子们去书院的时候,开始在菜市场溜达,看能不能碰上卖鸡鸭肉蛋的,可每次都让她很失望。灾年来临,百姓们怕浪费粮食,早早就把家中的家畜家禽给处理了。山上的猎物虽不能说绝种了,数量也严重锐减,野味也就别想了。

    在镇上溜达的时候,遇到了从府城匆匆而来的周三少。那个鲜衣怒马过街市的翩翩少年,看到她愁眉不展的模样,问道:“小草,你是不是有什么难处啊?凭咱们两家的关系,你还有什么不好开口的?”

    余小草想起珍馐楼,好像从来没缺少过食材,周三少肯定有他的门路,便把自己的苦恼向他倾诉了。

    “别的事未必能帮上你什么忙,可这件事对我来说根本不算事儿!我们周家自己有船,每个月都会去南边采买两次,鸡鸭肉蛋从来不缺,你需要的时候直接去后厨拿这样吧,我每个星期让钱小多给你送两次肉蛋。就这么说定了!”

    周三少知道余小草太客气,让她自己去店里拿的话,她肯定不好意思。好人做到家,干脆让人给送过来吧。

    余小草有些不好意思地道:“那就太感谢了,不过食材的钱,我是一定要出的,要不然”

    “你这人怎么这么见外呢?食材钱到时候从你分红里扣,行了吧?”周三少瞪了她一眼,有些不悦地道。余小草有时候就是太客气了,不把他当自己人嘛!如果不要她钱,她肯定不会要食材的,就说从分红里扣,到时候扣没扣的,她又不清楚。

    每年烧鸡烤鸭和作坊里的分红,余小草只年底的时候露个面取了应得的银票,连数都不数一下,就揣着走了。账本什么的,也都不看一眼,也不怕被坑。当然,他肯定不会坑自己人的!

    余小草嘿嘿干笑两声,转移话题道:“听说你在忙着府城珍馐楼的事情,怎么样了?什么时候开业?”

    “定在下个月初对了,你家蔬菜怎么样了?府城珍馐楼开业的时候,如果能弄蔬菜宴作为噱头,一定能一炮而红!”周三少想到这儿,眼睛一亮,目不转睛地看着余小草。

    余小草想了想,笑道:“等你们府城珍馐楼开业的时候,应该能够采摘一批,但数量不多,种类也不全,大多以绿叶菜为主”

    朱俊阳看着不远处笑靥如花的余小草,她的身旁是目光专注面露喜悦的周三少,和谐的画面让他心底升起一股暴虐,想要撕毁一切的狂暴。

    他身后的刘总管,察觉到主子的情绪濒临失控,心中的某根弦马上绷紧了。他顺着主子冰冷中带着狂躁的视线望去,看到余小草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,忙开口呼唤道:“余姑娘,这么巧!”

    正在跟周三少商议蔬菜价格的余小草,听到声音望过来,看到满面寒霜,目光冷厉,浑身上下散发出生人勿进气息的阳郡王,心猛地抖了一下。她想起靖王妃曾经暗示过,阳郡王暴怒的时候,仿佛被魔鬼操纵了一般,是没有任何理智可言的。她心中暗骂一声:哪个缺心眼的,惹了这头易怒的豹子!啥也别说,赶紧安抚吧!!

    “小郡王,今天怎么有闲情雅致,出来逛呀!”余小草心中虽然极不情愿,还是慢慢地挪过去,脸上的笑容稍稍有些僵硬。离阳郡王越近,似乎温度越低,余小草感觉自己的汗毛都起立敬礼了。

    阳郡王冷冷地盯着她,不发一言,眼底一片血红。余小草眨巴一下眼睛,一脸无辜:“怎么了?谁得罪你了??我替你揍他一顿,让你消消火。不要把火气迁怒到无辜的人身上好吗?”

    “你!!”阳郡王从牙缝中挤出一个字,周遭的空气都仿佛凝滞了。刘总管暗暗戒备,心中泪流满面:教会徒弟饿死师父,自从主子十五岁后,他就不是对手了。待会儿主子发飙,他拼着这把老骨头,也要把人拦下来。希望余姑娘能够救火成功啊!!

    “我?”余小草瞪大了眼睛,指着自己的鼻子,一脸疑惑,“我怎么了?你的意思是我得罪你了?什么时候?我怎么不知道?”

    朱俊阳依然用残酷冷冽的目光定定地看着她,让余小草觉得自己仿佛被一只饥饿的猎豹盯上了,极度危险,逃脱不得。心中苦笑一下,她略作思考,决定装傻卖萌。

    余小草忽闪着大眼睛,右手朝着自己的左手背上“啪啪”拍了两下,口中道:“叫你不长眼,得罪了小郡王!活该被揍”

    “好了!得罪你的人,我已经替你揍她替你出气了,行了吧?”余小草眼睛一眨一眨地看着阳郡王,嘴角两颗调皮的小酒窝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刘总管捂脸:余姑娘啊,你当是哄三岁小孩子呢?糊弄谁呢?

    朱俊阳的目光,从余小草竭力卖萌的脸上,缓缓地移到了她被打了几下的左手上。白皙细嫩的手背上,一片显眼的红色,看着是那么刺目碍眼。他忍不住皱起了眉头,眼中的猩红渐渐退去,视线却久久地停留在那只被打红了的小手上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