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03章 失信_余小草朱俊阳 - 吾读小说网

    张氏狠狠瞪了低头躲闪她目光的李氏一眼,道:“你开始的时候,咋不说清楚?是故意的吧?”

    小草气乐了,道:“奶奶,做吃食的生意,要将心比心!您在做自己吃的饭食的时候,是不是要先把食材洗干净?卤制猪头更应该这样,还用别人说吗?您看看这大肠,里面的粪便还没洗干净呢,叫人怎么吃呀!”

    买了卤大肠的码头工,见小草从一截大肠中,翻出一坨黑色物体,顿时觉得胃里一阵翻涌,不住地庆幸自己还没开始吃。

    小草继续道:“奶奶,从这卤菜的色泽上看,调料加的分量不足,所以无论大肠还是猪头肉,都泛着一种死白。还有这卤制的火候,先用大火煮沸,半个时辰后改用小火,前后共煮一到一个半时辰,以能用手将骨肉扒离为准。掌握火候与时间很重要,火大了,时间长了,猪头煮烂,降低出品率;火小了,时间短了,产品的色、香、味俱差。您这卤味,明显火候不到”

    这些,小草都是交待过的。不过,李氏那个懒婆娘,不耐烦总是守在炉灶旁边,不到时辰就熄火跑去跟人磕牙了。调料的事,张氏则有些心虚地目光闪烁了几下。为了省钱,她把调料都减半了的

    “哦原来这不是小草做的卤菜呀,你还骗我们说是正宗一文钱卤菜呢!哼!就当这两文钱扔水里了,以后别想我们再买你们一文钱的东西!!”老郝把手中的另一包卤菜,狠狠地贯在张氏脚边,气哼哼地走了。

    小草忙叫住他,道:“老郝叔,我替奶奶跟你们赔礼了。这是两份糟鱼,算是补偿您的!小莲,给老郝叔拿两份糟鱼。”

    老郝不好意思地搓搓手,从怀里掏出两个铜板,道:“她是她,你是你!这两份糟鱼,算我买的”

    小草推回他拿着铜板的手,道:“长辈错,小辈自然要帮着承担。虽然我们已经分家了,孝顺长辈几个铜板也是应当的。刚刚向我奶奶买卤菜的,都可以到我这里领相应数量的糟鱼。你们给我奶奶的钱,就算是我们孝敬她的!”

    张氏一听,到手的钱不用退回去了,揪着的心终于放下了。见众人都夸赞小草孝顺,做生意实在,她不屑地撇撇嘴。数了数手里的十几个铜板,心中暗恨那老郝不晚一点来找事,要不然她的本钱就能回来了。一想到买调料的钱还差一半没回笼,她就觉得这心好像被人挖去一块似的,霍霍地疼。

    当小莲挎着篮子,走到人群中帮大家拿糟鱼的时候,人们才惊讶地发现,这两个小丫头居然长得几乎一模一样。小草笑着道:“各位大叔,这是我双胞姐妹小莲。昨天和以前的每天下午,都是她来卖卤菜的。”

    老郝一愣过后,哈哈笑道:“我说呢!怎么小草到了下午,就不太爱说话了。原来是换人了呢!可笑我们那么多天,居然没发现上午下午是不同的人。有趣,真有趣!”

    一对一模一样的姐妹花,吸引了更多人的注意,小草的生意也空前火爆起来。六哥也来买了两份糟鱼,冷冽的目光在姐妹俩身上扫了一眼,离开时嘴角几不可见地勾了起来——他果然没猜错

    张氏婆媳看着来跟小草身边络绎不绝的人群,眼馋极了。可无论她们怎么吆喝,她们粗制劣造的卤菜已经在码头工们中间传开了,喊得嗓子都冒烟了,依然没有再卖掉一份,只好灰溜溜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以后,即使她们的卤菜弄得可以入口了,依然没有人愿意光顾她们的生意。生意就是这样,一旦失去了诚信,那么就再难挽回了。

    几次下来,婆媳俩不但没赚到钱,反而把本钱都赔了进去。卤制猪头和猪下水,又那么费劲,婆媳俩都不是干活的料。渐渐的,也就熄了卖卤菜赚钱的心思。

    三月里,本应是天气回暖,百花齐放的好时节。今年的三月初,却迎来了一场寒流,正应了“春寒料峭”这个词。

    好在小草一家的新棉被柳氏和小莲已经抽空套好了,以前的旧被子,拆开的棉花重新弹过之后,用新的被里被面套好了,当做褥子代替稻草扑在炕上。而松松软软套了新棉花的被子,缝了四床。

    小草盖上暖和松软的被子时,幸福地叹了口气,在炕上滚了滚,不舍得起来。柳氏和小莲看着她直乐。

    寒流来时,余海就赶着驴车去镇上,给两个儿子都送了一套新棉衣。虽然是不值钱的粗布做的,胜在里面的棉花是新的,保暖性可不是以前的破袄子能比得上的。

    小草和小莲也穿上了蓝底红花的新夹袄,晚饭后挤在爹娘的炕上。一家人担忧地看着外面,余海叹了口气,道:“只怕晚上要下桃花雪”

    小莲问了句:“爹,啥叫桃花雪啊?”

    柳氏耐心地给她讲解节气的变化,又背了一首农谚:三月里,三月三,杏花桃花开满山。 桃花开,杏花败,李子梅子长上来。桃花开,杏花败,柿子开花杏下来。 三月里,桃花雪,各样果子收不多。

    最后总结了一句:“今儿这场雪一下,只怕今年村里那几户种了果子的村民,要头疼了”

    小莲看着窗外的菜园,不无担忧地道:“那我们家种的菜,会不会受影响。我瞧着,没几天就能采收了,要是冻着了,可就前功尽弃了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