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96章 枯槁_余小草朱俊阳 - 吾读小说网

    两个古稀之年的老者,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,为了一条鱼,像孩子似的争抢起来。食斋里的先生们,看到这样的一代名儒,心中的高大上的形象轰然倒塌。天哪!这还是高高在上、神秘莫测的袁院长吗?明明就一老顽童哪!

    趁着两个老友你推我挡的空档,孟监院也凑过来,刚尝了一片猪头肉,就被护食的老友给推开了。袁大儒气得脸都红了,口里直嚷嚷:“好哇!你们都抢我的美食,老夫!老夫要跟你们绝交!!”

    小草父女都看傻了,如果不是在荣轩书院,她都以为袁大儒是贝西货了。这这荣轩书院的三大巨头,要是因为她带来的不值钱卤菜而翻脸,那她的罪过可就大了。

    她赶忙上前,劝道:“袁院长息怒,您要是不嫌弃的话,每次送小石头休沐回来,我都会给你带些粗陋的小菜过来”

    袁院长就等着她这句话呢,闻言转怒为喜地道:“好丫头,老夫没看错你,你果然是个有心的!侍书,你吃好没?吃好了就带余舤去启蒙班的寝舍安顿下来。”

    侍书心中微微讶然,一个小小启蒙班的学子入学,还要劳动身为院长助手的他亲自安顿?足见院长大人是多么重视这个小娃子了!

    心中虽然惊讶,面儿上却丝毫没流露出半点,他应了声“是”,便对余海父子(女)三个道:“请跟我来!”

    院长大人的贴身助理侍书先生,居然亲临启蒙班,亲自帮一个叫“余舤”的新入学者办了入学手续,又带他去寝舍安顿下来。这个消息,很快传遍了荣轩书院,大家都很好奇,到底是何方神圣,能劳动他的大驾。

    小石头不知道自己刚到书院的第一天,名声已经传了出去。他正高兴地把自己的小包袱放在寝舍的床上,手摸着松松软软的新被褥,看到书桌、凳子一应俱全的寝舍,顿时觉得在如此舒适的环境中生活学习,是多么荣幸的事。他暗暗下定决心,一定要刻苦努力,不让父母和姐姐失望!

    小草见弟弟同寝舍的学子,一个十来岁年纪,另一个小一点的也有七八岁,看到她和爹爹身上的破衣烂衫,眼中却无轻视之色。小小年纪,却进退有度,不骄不躁,提着的心便放下了大半。

    小石头这边刚安顿好,钱文便端着一个陶瓷碗,从外面进来了。两个启蒙班的小学子,忙站起身来跟学长见礼。

    钱文冲着两人和善地点点头,对小石头道:“我帮你打了些饭菜,赶快吃了,一会儿还有晨读课。启蒙班已经开学快一个月了,你要是有什么不会的,就去找我。我住在那边一排房子左边数第三间。”

    小石头一听自己落下快一个月的课程,心中很是忐忑,听钱文这么一说,便点头道:“谢谢小文哥,我会经常向你请教的,你别嫌我烦就行!我早上已经吃过饭了,这些饭菜你带回去自己吃吧!”

    “晚饭要到申时才开始。你早上吃得太早,现在不吃点,怎么能熬到下午?饿着肚子的话,书是读不下去的!”钱文把陶瓷碗向石头面前推了推,催促道:“快点吃吧!”

    小草见碗里是半碗白米掺粟米焖的米饭,上面虽然是萝卜白菜,炒菜放的油却不少,赶上一般人家的生活标准了。她突然问道:“小文哥,这样一份饭菜,要几文钱?”

    “像这样的粟米加白米饭,全素的菜,只要一文钱就可以了。如果全白米饭,菜是一样的话,要两文。白米饭加荤菜的话,要五文吃不惯米饭,可以换成馒头,有白面的,也有杂面的”钱文知道她的意思,便把饭堂里饭菜的价格报给她听。

    所谓“穷家富路”,小草当然不会亏了在外求学的弟弟,五天休两天,一天按八文的饭钱留给他,又多给了十文的零花钱,数了五十文给小石头。

    钱文见了,微微有些诧异,他五天的生活费,也不过三四十文的样子,生活条件远远不如他们家的小草,居然这么舍得。

    小石头看着姐姐递过来的一串钱,死活不愿意要:“二姐,每天两文已经足够吃饭的了,给我这么多钱干嘛?咱家又不富裕,为了赚钱给我交束脩,家里人都忙得脚不沾地。五天给我十文钱就行了!”

    小草把他拉到一边,钱串硬塞给他,道:“钱你先拿着,用不完你自己存着留买纸笔。石头,你正是长身体的时候,不要老想着省钱,偶尔也吃顿好的!你二姐的本事,你又不是不知道,每天卖卤菜的钱,足够一家人花用的了。快拿着,要不二姐要生气了”

    小石头红着眼睛收下了钱串,吸吸鼻子道:“爹,二姐!你们放心,我会好好读书的”

    “读书固然重要,身体更重要!你年纪小,从未离开家,要学会自己照顾自己,天气变化时记得增减衣裳”小草的眼睛也酸酸的,好像又回到前世,弟弟到外地求学,她却因卤菜铺子不能相送,满心的不放心,满心的牵挂,都化作一声声的叮咛。

    小石头抹抹眼泪,想要用笑语化解不舍:“二姐,你果然是娘的女儿,说的话都一模一样!”

    余海强颜笑道:“还不是你娘和你二姐,都挂念你,不放心你好了,你快点吃饭,第一堂课可不要迟到。”

    又转向钱文,郑重地抱拳道:“小文啊,石头年纪小,又初来乍到,请你多帮着照看下。”

    钱文忙躬身回了一礼,笑道:“大海叔,您不说我也会的!放心吧,书院里除了教书的先生,每排房子都有专门负责学子生活的斋长。书院里还配备了专属大夫,有个头疼脑热,可以接受免费的诊治大海叔,石头那么能干,不会有问题的!”

    小草是红着眼睛从荣轩书院里出来的,自从穿到这个陌生的世界以来,一直都是这个懂事乖巧的男孩子陪在她身边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