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37章 码头_余小草朱俊阳 - 吾读小说网

    说去就去!余小草从自己藏钱的地方掏了一角银子出来,想了想又拿出一串钱塞进怀里。初冬的北方,已经寒意阵阵,许多人都已穿上臃肿的袄子。所以,余小草怀里塞了一串百文的铜板,外面也看不出什么来。

    余小草兴高采烈地拎着一个大篮子,带着同样兴奋的小石头,朝着码头的方向而去。东山村距离码头,虽说比镇上要近些,如果步行的话也要一个多钟头呢。余小草心情不错,没觉得多累就走到了。

    此时,正是码头最热闹的时候。打渔的出海满载而归,码头的西南角,形成了天然的鱼市。

    前来采买的大户人家管事,挑选着自家主子喜欢的海鲜和鱼类。镇上各大酒楼、饭馆儿和客栈的采买,也都等在这里,等待最新鲜的海鱼。

    码头上,几艘货船刚刚靠岸,码头工人们在工头的组织下,有条不紊地往马车上卸着货物。叫卖声、吆喝声、号子声交织在一起,形成了熙攘喧闹的码头晨景图。

    小草感受着这浓郁的生活气息,心中被深深地触动着。

    “二姐,那边是卖早点的地方。石头以前跟爹来过一次,爹在那儿给我买了个大白馒头呢。白面馒头最好吃了!”

    小吃货小石头指了指码头外靠路边的地方,那儿搭了几个简易的棚子,在晨风中飘散着暖暖的热气。

    码头工人和渔民,或许可以带干粮过来。可带着寒气的早晨,还是要喝上一碗热汤,暖暖身子的。

    有需求就有市场。那排低矮的棚子里,有卖粥的,有卖汤面的,有支起炉子卖馒头包子的。还有一些趁着农闲,拎着篮子卖些家里做的小菜,或者是咸菜的附近农家人。

    小草盘算着,以自己前世的卤菜手艺,在这里应该能争得一席之地。可是,这里人多嘴杂,传到她奶口中,恐怕连本钱也会给搜刮过去

    “小莲还是小草?”小草没想到在码头还能遇到熟人,一扭头看到一张陌生的脸孔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面色微黑的少年,身材挺挺高大,十五六岁年纪,浓眉大眼的,眉宇间给她一种熟悉的感觉——这谁啊?

    她手边的小石头给了她答案:“大表哥,你怎么在这里?是跟大舅母一起来的吗?”

    原来是二舅舅家的儿子,十四岁的柳志伟啊。这小子虽然才十四岁,看起来却很壮实有劲儿,长得嘛,不像二舅也不像二舅母,倒是像大舅舅居多。

    柳志伟憨厚地嘿嘿笑道:“嗯,我是跟大伯母一起过来的,还有大伯,看能不能在码头上找到活大伯经常来,跟工头熟识,已经去卸货去了。人家嫌我年纪小,不愿意用我!”

    少年说着,一脸愤慨。他年纪虽然不大,力气还是有的。平日里跟着爹下地,没少干力气活。凭什么不用他!

    “小草,石头!你们怎么来码头了?”大舅母韩氏拎着篮子走过来,温和地招呼道。

    小草姐弟俩很有礼貌地叫了声“大舅母”。小草被打破头,沉睡三天那会儿,外婆、外公和几个舅舅舅妈曾来看过她,还给带来一只母鸡和半篮子鸡蛋。毫无意外地被张氏没收了。

    在张氏看来,柳氏三天两头身子不好,余小草又是个大药罐子。亲家带的东西再多,也填不满这两个无底洞!

    小草对于自己外家,印象还是不错的。从小莲口中得知,大舅母敦厚实在,对他们家挺热心的,果然如此。

    正说着,码头工人们休息吃早饭的时间到了,在工头的一声令下,百十口子工人,有的手中拎着布包,有的空着手,朝着这边过来了。

    卖早点的立刻热情地招揽生意:“热汤,卖热汤,热腾腾的白菜汤,萝卜汤”

    “热粥,热粥!热乎又便宜,一文钱一碗”

    “卖汤面喽!小伙子,来碗汤面吧!一碗包你吃得饱饱的”

    “咸菜,好吃的咸菜,一文钱几个人分着吃,大哥,买点咸菜吃,一会有力气干活”

    大舅母见状,忙对姐弟俩道:“现在正是卖吃的的机会,我得赶紧招揽生意啊。你们还没吃早饭吧,志伟,这是五个铜板,买几个馒头跟弟弟妹妹分着吃吧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已有头上冒着汗气,身上散发出浓重汗味的码头工走过来,朝着大舅母笑道:“嫂子,一文钱的大酱,还有咸菜疙瘩!”

    “好嘞!”大舅母麻利地接过他手中的几个饼子,往上面抹大酱。咸菜切得细细的,用猪油炒过的。一文钱,包了一油纸包。

    那汉子接过饼子,大口大口地吃起来,嘴里道:“嫂子,别说,还是你家大酱下得有味道,咸菜也腌得咸淡适中。吃惯了你家的,再吃别家的,真不对味儿!”

    “那是!也不看是谁媳妇?”一个身材高大健美,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,五官俊朗的中年男子,从后面拍了拍汉子的肩,笑着露出洁白的牙齿。

    小石头欢脱地扑上去,抱住中年男子的小腿,口中叫道:“大舅舅,您好久没去我家了,小石头都想你了!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