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29章 下套_余小草朱俊阳 - 吾读小说网

    因为用心,余小草学得挺快。到中午的时候,已经能够独立设索套了。不知不觉间,他们也进入了山林外围的最深处。

    啪——一个坚硬的果子落下,砸在小石头的脑袋上。

    “哎呦!谁扔我?”小石头抱着脑袋,仰起头来四处寻找罪魁祸首。

    啪又一枚果子砸到他的脑门上,一只灰色的小松鼠,从叶子间探出头来,好奇地看着三个人类。

    “臭松鼠,敢砸我!!”小石头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子,用力朝树上扔去。那只小松鼠,手里抱着摘到的果子,飞快地在树枝间蹦跳着。

    余小草弯腰捡起地上的“凶器”——一枚榛子,笑着道:“石头,咱们有口福了!这棵是榛子树,炒熟了可香呢!咱们绳套也下完了,不如打些榛子回去,冬天也能多样零食吃!”

    小石头不感兴趣地道:“不打!咱们费劲弄回去,不知道便宜谁呢!反正也吃不到咱们嘴里!!”

    赵晗脑筋一转,想出一个办法来了:“你们若信得过晗哥,就把果子放我们家,什么时候想吃了,让我娘炒出来。你们在我家吃!”

    这个主意不错!余小草顿时眉开眼笑起来。有灵石水,以后逮到的猎物肯定不会少。这些野物绝对不能拿回家,否则就没她什么事儿了。她正愁着没地方藏猎物呢!真是瞌睡遇上枕头了!

    赵晗蹭蹭蹭地怕上了高高的野生榛子树,把上面已经成熟的果子,一个个摘下来,扔到地上。余小草见速度挺慢,便拿了一根棒子,往榛子上敲打,倒也被她连枝带叶打下不少。

    这株榛子树也有些年份了,结的榛子不算大,数量却不少。不一会儿,三人已经摘了满满一筐。

    “幸好晗哥哥背了筐子过来,要不然这些榛子还真不知道怎么弄回去呢!!”小石头一双大眼睛笑成了弯弯的月牙。

    在原路返回的途中,余小草睁大眼睛寻找他们设下的套索。赵晗见状,笑着道:“哪能这么快就套着兔子”

    他的话音未落,余小草已经惊叫出声:“快看!这是什么?小鹿吗?好可爱!”

    这是余小草亲手弄的绳套,里面套着一只明显是幼兽的生物。浑身灰黄色的毛发,尖尖的耳朵向上翘着,黑黑圆圆的鼻头,修长的四肢,屁股上的毛居然是白色的,就跟穿了开裆裤似的。

    这小家伙,被套住了一点也不挣扎,傻傻地站在那儿,啃着附近的青草。

    赵晗过去,一把抓住了傻傻呆呆的小家伙,笑道:“不是小鹿是只傻狍子。这家伙的确够傻的,落入绳套也不知道挣扎,还顾着吃东西。”

    小孩子都是喜欢小动物的,小石头上去摸摸小家伙的耳朵,开心地道:“二姐,这只狍子是个小吃货!”

    “小吃货”这个词,当然是石头从她二姐口中听来的,现学现卖用在了小狍子身上。

    余小草心中也十分高兴,却用略带嫌弃的语气道:“这么小的猎物,身上没几两肉,卖也卖不上价格!”

    “二姐,我们可以带回去养!等养大了,就有肉吃了!”小石头不改吃货本色,用自己小小的身板儿,挑战抱起小狍子的艰难任务。抱是抱起来了,踉跄着走了几步,连狍子带自己,都摔在了地上。幸好地上野草厚,没伤着他俩。

    余小草拆下绳套,拴在小狍子的脖子上,又采摘了一把枯黄了一半的青草,把水袋里最后一点灵石水浇在上面。她一手牵着小狍子,一手捏着带灵气的小草。那只小狍子,睁大乌溜溜的眼睛,傻傻地跟在她后面,要多乖巧有多乖巧。

    “二姐,这只小狍子不会是人养的吧?怎么一点都不怕人,还主动跟人亲近。”小石头蹦蹦跳跳地走在小狍子身边,时不时地摸上一把。

    赵晗哈哈一笑,道:“这深山里,看不到一户人家,哪里是谁饲养的?我看呀!这小家伙一定是和它娘失散了,把你二姐当成自己的娘了!”

    余小草满头黑线,她这身衣服虽然也是灰不溜秋的,跟狍子的颜色差远了。这只小狍子得多近视,才能认错娘呀!

    令赵晗惊讶的是,回来的路上,他们设的绳套,一大半都套住了猎物,另外一小半也不知被什么动物给破坏掉了。细心的他,注意到绳套周围的草,都被啃得七零八落的。

    “今天山里的动物都挺活跃的。难道是提前准备过冬了?”从来没遇过这种情况的赵晗,深感迷惑。准备等老爹打猎回来,问问到底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余小草却为自己找了个生钱的门道,而惊喜不已:“晗哥!今天的收获可真不少呢!”

    “是呀,是呀!不但有兔子,还有野鸡呢!有好多都是活的,爹说了,活的猎物更好卖呢!”小石头雀跃不已。

    赵晗也不得不承认:“今天运气是不错!猎物太多,咱们吃也吃不完。下午,我爹和余叔不是要去镇上卖猎物吗?要不,让我爹捎过去卖掉?”

    “我也想跟去镇上看看!”余小草看着地上十来只猎物,以晗哥的性格,怎么着也得分她两三只吧!

    赵晗知道她家的情况,想了想道:“镇上我去过不少次,路挺熟的。要不,我带你们姐弟俩去镇上?”

    余小草闻言喜出望外。自家那个老爹,虽说能藏下一两只猎物给孩子们打牙祭,可从来不会做出藏私房钱的自私自利的行为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倾一家之力供出个秀才或者举人,对于孩子们的将来,也大有益处。这也是他心甘情愿上交所赚银钱的最大原因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